中国成为“医疗旅游”目的地的野心
发表于2015-07-21 13:41:31 点击量:342

中国成为医疗旅游目的地的野心(图)

 来源:新民周刊

     “医疗旅游作为一个产业不过才一二十年,但它已经被一些国家视为朝阳产业”“国家战略。上海出现国内第一个医疗旅游平台,试探医疗旅游在中国发展的可能性。
     
中国医疗旅游的价格相对低廉,对海外患者有着不小的吸引力                


  去中国治病
  阿根廷和上海之间没有直达航班,Mabel花了20多个小时,辗转抵达上海。尽管Mabel患有乳腺肿瘤,并已经转移多处,但精神状态还不错。这次来到上海,她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而且能在生命最后不多的时间里到中国玩玩,接受中国医学专家的治疗,也是不错的选择。
  Mabel是上海市医疗旅游产品开发和推广平台(以下简称上海医疗旅游平台”)迎来的第五名客人,上海医疗旅游平台今年6月刚刚成立,到目前已经有来自4个国家的20名患者,通过这个平台来到上海接受治疗和咨询。这是上海第一次正式向海外患者推广专业的医疗旅游服务,也是中国第一次出现完整的医疗旅游专业产业。
  Mabel首先是通过上海医疗旅游平台驻阿根廷的代理人,与上海建立联系的。最终吸引Mabel来到上海的,是一种被叫做体部伽玛刀的治疗技术。伽玛刀最早由瑞典研发,世界各地的医疗机构把这个技术用于头部肿瘤的治疗,所以也被叫做头部伽玛刀。上世纪90年代末,中国一家公司研发了可以用于全身的体部伽马刀,这种仪器和治疗技术目前仅在中国使用。体部伽玛刀的疗效和安全性曾经受到质疑,不过它仍然是一种得到卫生管理部门认可的治疗方法。
  在尝试多种治疗手段无效后,Mabel决定到中国来试一试。Mabel启程之前,先要把自己的病情资料提供给上海的工作人员,上海工作人员负责把这些资料交由专业的医生会诊,用以确定Mabel是否适合这一次医疗旅游之行。沟通的内容主要是了解她的其他治疗方案,保证不要冲突和没有其他并发症,以及各项实验室检查结果,确定有把握以后,建议她确定来上海的行程。上海医疗旅游平台负责人杨健介绍说。
  Mabel的签证是旅游签证,所以,她能够在中国停留的时间只有30天,为此,一切必须事先安排妥当,不仅安排治疗,还要预留出游玩的时间。治疗在上海八五医院伽玛刀中心进行,该中心主任高宏伟介绍说效果完好
  Mabel是阿根廷现任总统克里斯蒂娜的表姐,因为这个特殊的身份,中国的医疗旅游很快被阿根廷民众知晓,在Mabel之后,又有几名阿根廷患者通过医疗旅游平台来到上海。除了不断有海外患者前来咨询,杨健对于医疗旅游行业的乐观,还来自政府的积极态度。
  在2010616日的成立仪式上,上海市发改委、同济大学医学院、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相关领导出席并发言。据杨健介绍,平台的建立得到了上海市发改委、上海市商务委、上海市卫生局、上海市科委、上海市旅游局的支持,上海市发改委提供现代服务业引导资金支持,交由中国医疗旅游公司构建及运营。事实上,除了中国医疗旅游公司在海外营销体系和服务体系的投资外,医疗旅游平台的启动资金里,就包含了上海市发改委和浦东新区发改委现代服务业引导资金200万元。
  上海市十一五规划期间,把现代服务业作为产业转型的发展方向,而医疗旅游就是现代服务业中的一种,在杨健看来,官方对于发展医疗旅游的态度,是适度支持
  全新产业起步
  最早开展医疗旅游的国家,包括泰国、印度、巴西、新加坡、马来西亚、菲律宾、瑞士等,一些统计认为世界医疗旅游市场有1000亿美元的规模,而前几国瓜分了大半份额。近几年,韩国大张旗鼓地以整容为优势,在全世界推介自己的医疗旅游。
  万事开头难,刚刚起步的中国医疗旅游,也正在艰难摸索。医疗旅游机构不是旅行社,更不是医院,它是一个联系旅游和医疗业务的第三方管理机构,需要具备两者的专业能力。杨健介绍说,上海医疗旅游平台创建的初衷,是给行业内的从业机构一个业务平台,不直接参与医疗旅游的具体业务。但在如今行业经验几乎为零的情况下,所有的工作还是由平台一手张罗。
  从客人下飞机到达中国开始,接机、安排食宿、就医、游览、医疗保险、结算、康复、治疗后跟踪服务等等琐碎的工作,目前都由平台聘用的员工完成。有的客人有宗教信仰,我们还得给他找教堂,送他去,接他回来。
  医疗旅游在中国还是一个新鲜的词汇,杨健告诉记者,前几年医疗旅游行业的国际会议上,中国内地只有他一人参加。杨健早年毕业于武汉同济医科大学,外科医生背景,后攻读加拿大MBA,在海外从事医疗相关投资。回国以后,他也参与了一些连锁牙科门诊和整形美容等医疗机构方面的投资。内需和出口两大市场相比,中国人的钱太难赚,我们要赚的是外汇。杨健半开玩笑地说。杨健的经历让他一直关注医疗旅游行业,并仔细地研究了国际医疗旅游市场。

  根据德勤咨询公司的研究,2010年,预计全世界全年有600万人到本国以外的地方寻求医疗服务。事实上,目前世界各地的医疗旅游产业,都把美国看作最大的客户来源地,因此,杨健也把美国医疗和医改政策,视为研究的主要对象。美国的医疗保险,不仅让总统奥巴马头痛,更让一些收入不高的民众担忧。美国没有基本医疗保障的人就有5000万。所以,对于那些社会医保不承担的治疗,不管是患者自己还是他投保商业保险公司,以及那些必须负担员工医疗福利的公司,都愿意寻找价格更加便宜的治疗地。
  医疗旅游对于上面这些人来说,吸引力不小。以质子刀治疗肿瘤为例,在美国做一个治疗需15万美元,并需要预约排队4个月,但在中国费用约为15万人民币,也能更快安排,无需等待太久。这中间巨大的差价,以及到海外旅游的附加值,让越来越多的美国人以及欧洲人,开始选择到海外就医。因此在杨健看来,医疗旅游服务的消费者群体会不断增长,中国要做的,是把这些消费者从别的国家争取过来。
  有统计数据显示,泰国的医疗旅游每年吸引120万海外客人,印度有45万。这两个国家能够率先开展医疗旅游,得益于他们的优势:价格、语言和技术。一些东南亚国家有被殖民的历史,因此英语教育比较成熟,在语言交流上不存在障碍,而印度的医疗人才,早已在西方国家形成口碑,在美国、英国等国家,许多印度移民是优秀的医生,海外患者对他们有天然的信任感。
  不过近几年东南亚政局不稳、宗教矛盾加剧、治安堪忧,而刚刚发生的超级细菌感染事件也大大动摇了西方人对印度医疗的信心,这给中国医疗旅游的发展带来了空间。另外,杨健也把中国的竞争优势放在价格上,我们希望中国的治疗费用永远比泰国低5%”
  为何选择中国?
  中国医疗旅游的目标顾客,被杨健总结为三个特征:第一,他的疾病在美国本土治疗花费在6000美元以上;第二,治疗周期在2-4周;第三,非急诊病人。鉴于这些要求,上海的医疗旅游服务项目,包括心脏搭桥手术、质子刀治疗、伽玛刀治疗、干细胞治疗、骨科、牙科、整形美容等西医手术治疗以及中医等。2007年,中国卫生部发文严格限制外国人在中国接受器官移植手术,杨健表示,国家严禁的这类治疗他们绝对不会开展。
  但运营2个月来,海外患者对中国医疗旅游的兴趣点,却与平台事先的预期有些差别,那些在国外无法开展的治疗,似乎更受欢迎。最近,上海医疗旅游平台接到了美国煤矿工人工会的咨询,他们希望到中国进行全肺灌洗来治疗矽肺病。在美国,矽肺病这样的职业疾病已经比较少见,因此本国几乎不再开展相关治疗,而在中国,医生有丰富的矽肺病治疗经验和治疗方法。
  事实上,尽管中国的医疗旅游刚刚诞生,但海外患者到中国治疗的现象却早已出现,他们到中国寻求治疗的项目,往往是本国不开展的治疗项目。2007年,记者曾调查国内干细胞治疗,发现有不少海外患者在中国接受这种治疗。干细胞治疗在中国属于需要特殊批准的三类医疗项目,在美国等西方国家,干细胞治疗尚未被允许在临床上应用。
  中医也是吸引海外游客到中国疗养游的重要原因。三亚有3个中医门诊,每年单是俄罗斯游客贡献的收入,就有1亿元。杨健说。看起来,中医是中国医疗旅游很大的特色,但问题是,开展中医医疗旅游,存在一些现实的困难。前几天一个客人,把在中国开的中药都送给我了,因为海关不会允许中药进入他的国家。
  华东师范大学旅游管理系符全胜教授几年前开始关注医疗旅游,他认为,有人启动中国的医疗旅游产业,是一件好事,第一家平台应该得到更多的鼓励和帮助。上海师范大学高峻也对中国医疗旅游的萌芽表示支持,但他同时提醒,作为特殊的旅游项目,医疗旅游的操作一定要小心谨慎,要建立诚信制度,避免行业出现管理混乱。

  杨健告诉记者,由于医疗旅游在中国刚刚开始尝试,远没有到制订行业规范的时候,但他也主张在合适的时机推出行业规范,让医疗旅游能够健康发展。     
  外国人争夺中国医生?
  医疗问题在所有国家都是民众最关心的话题,中国的医疗尤其受到大众的关注,在看病难、看病贵的抱怨声中,发展医疗旅游会不会引来外国人争夺中国医生的质疑?
  记者采访韩国全球医疗推广协会主席朴仁初

上一篇下一篇

热门专题

Popular topics